返回首页
     
  说说支部年轻党员刘扶摇那些事儿  
   
     
 

    她是个医二代,她说她的初高中换了5或6所学校,从白雪皑皑的大东北来到四季如夏的广东省,小小年纪就学会“柴米油盐”,泡的第一碗方便面还是七分熟的。作为一家独大的独生子女,她没有万千宠爱,只有“自食其力”,父母太忙,没时间陪玩。童年最长的时间里,是一人与电视一起长大。可这被虐的人,依然披上白大衣,活成当年父母的样子。

    我这师妹,她,纵使在其他人听来,粤语如外语,潮汕话如天音,不足一月,方言者自愧不如。语言天赋惊人,让我学一种外语都艰难的同志,每每听她与患者用方言亲切交谈时,而我在这那,各种手语配口语,却是医患对望俩茫然,就忍不住赞叹她学医白白浪费其天赋,她答曰,看,这不挺好的吗?想来甚是极对的,没有比守护生命健康更高的荣誉,也没有比让患者安心更好的语言。她接诊的患者都是有福气的,可以拉着手不急不躁地诉说焦虑。记得一个场景,一个独自来就医的阿姨与我来来回回数次交流,无法表述清楚病情后,后来找到她做翻译,阿姨激动得忍不出握着她的双手,连续不断说了很多话。

    她做事认真,快速果断。患者在她这,可以不用候诊太久,还能享受顺畅的交流。甚是幸福。

    她是个宠猫达人,很幸运的是,作为她的朋友,可享受和猫一样的待遇。她对待朋友,也是极其宠爱,帮忙干事,从不二话。

    也许你在看到某个声音洪亮,说着顺溜潮汕话的干练女医生,旁不时有“羡慕嫉妒恨”的眼光飘来,放心,那不是针对你的,那是送给这位医生的赞扬。

(供稿:第四党支部 谢丽静)

 
     

关于十九大学习的心得体会请发至:gt@jsiec.org

汕头大学·香港中文大学联合汕头国际眼科中心 广东省汕头市东厦北路(广厦新城)

Copyright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.